2018年以来,我国保险业面临着宏观经济周期、技术变革周期与行业新周期叠加的复杂形势,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机遇并存。每家保险公司都在努力适应时代发展及行业监管环境的变化,寻

  2018年以来,我国保险业面临着宏观经济周期、技术变革周期与行业“新周期”叠加的复杂形势,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机遇并存。每家保险公司都在努力适应时代发展及行业监管环境的变化,寻求转型之路,获得稳健的高质量增长。

  随着上市险企陆续公布2018年业绩报告,财险“三巨头”过去一年的经营状况与整体战略发展情况也浮出水面。财险市场的加剧竞争使得上市财险公司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2018年净利润合计320.58亿元,同比下降12.9%。净利润下滑无疑受到车险手续费上涨影响,险企正在培育非车险市场竞争力,去年的非车险业务增速远高于车险业务增速。

  梳理2018年上市险企年报,财险“三巨头”的净利润遭遇全线亿元。人保财险去年实现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17.3%;平安产险为122.74亿元,同比下降8.2%;太保产险为34.84亿元,同比下降6.9%。降幅最大的人保财险称,净利润下滑主要是受到资本市场波动影响,去年的投资收益同比下降5.5%,而赔付支出净额增加18.7%。平安产险和太保产险净利润下滑则主要是因手续费率上升及业务增长使得所得税费用增加所致。记者发现,3家公司的有效税率(所得税/税前利润)均呈现上涨,太保产险上升最多为46.3%,这是净利润下滑的又一原因,手续费增加给企业带来的额外所得税支出增加是背后推手。

  相较于净利润的全线失守,综合成本率情况则揭示了3家上市险企承保盈利的事实,在手续费普遍上涨的情况下,这得益于各公司对综合赔付率控制得当。2018年,平安产险综合成本率为96%,同比优化0.2个百分点;太保产险综合成本率为98.4%,同比下降0.4个百分点;人保财险的综合成本率为98.5%,同比上升1.2个百分点。不过,3家公司的费用率都有所增长。

  在承保端,财险“老三家”2018年保费收入实现增长且差异不大。其中,人保财险和平安产险分别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3880.2亿元和2474.4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1%和14.6%。太保产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178.08亿元,同比增长12.6%。而2018年所有产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为11755.69亿元,同比增长11.52%,人保财险略低于行业平均增速。

  财险市场的座次仍然未有变动。人保财险稳坐头把交椅,市场占有率达33%,同比微降0.1个百分点;平安产险市场占有率为21%,同比上升0.5个百分点,两家险企的市场份额超过50%。

  车险业务是财险市场绝对的主战场,2018年,太保财险实现车险保险业务收入879.76亿元,同比增长7.5%,增速最高;平安财险为1817.68亿元,同比增长6.6%;人保财险为2589.04亿元,同比上涨3.9%;数据表明,三大财险公司的车险保费格局同财险整体市场格局一致,人保绝对份额领先,平安紧随其后,但以车险增速来看,人保财险最为缓慢。

  在商车费改逐渐深入、市场竞争不断加剧等因素影响下,财险全行业都面临着手续费上涨问题。三大财险公司2018年的车险手续费增长均超过20%,远高于10%的车险保费增速。

  具体看来,人保财险2018年的车险业务手续费支出为618.82亿元,同比增长21%;平安财险的车险业务手续费支出为429.94亿元,同比增长24.3%;太保财险的车险业务手续费及佣金支出197.37亿元,同比增长21.4%。对于手续费增长的原因,各公司主要解释为因业务规模增长以及市场竞争加剧所致。

  商业车险高手续费问题已是“老生常谈”,目前有很多财险公司已经意识到,在商业车险改革的过程中,应该谋求差异化发展。从财险“老三家”开始,近两年车险保费在总保费中的占比呈下降趋势。年报显示,2018年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的车险业务在总保险业务中的占比分别为66.6%、73.4%和74.7%,而在2017年同期,3家公司的车险业务在总保险业务中的占比则为78.9%、71.1%和78.2%。这直接反映出财险巨头们转战非车险业务的战略调整。

  在财险市场另一片逐渐崛起的非车险战场中,2018年,人保财险实现非车险业务收入1298.65亿元,同比增长28.5%;平安财险实现非车险业务收入656.76亿元,同比增长44.4%;太保财险实现非车险业务收入298.32亿元,同比增长30.8%。

  3家上市公司的非车险业务发展侧重点有所不同,平安产险的保证险、责任险、意外险的综合成本率均低于90%,依靠非车业务将公司的综合成本率拉低到96%。人保财险的农险和责任险承保利润较高,意外及健康险保费收入最高。太保产险的农险、责任险、个人贷款保证保险等新兴领域的综合成本率保持良好水平,农险实现原保费收入49.98亿元,市场份额快速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3家上市险企2018年都在信用保证保险领域实现了突破性增长。平安财险保证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330.12亿元,同比增长66.1%;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业务收入为115.75亿元,同比增长134.2%;太保财险保证保险业务收入35.09亿元,同比增长122.8%,综合成本率仅84.2%。

  与非车险业务同样崛起的还有科技的力量,新技术的应用在改变各财险种类的经营模式和服务体验的同时,也降低了承保的综合成本。2018年,平安车险理赔服务再升级,“510城市极速现场查勘”能力进一步巩固,全年城市日间现场案件5分钟至10分钟极速查勘率达96.4%。人保财险通过推进零部件价格、通赔、反欺诈、第三方服务资源等公共平台建设,提高理赔配件、工时、人伤数据标准化力度,加强理赔追偿,从车险物损、人伤成本、稽查追偿等方面不断深化理赔精益管理。太保产险推出的“太好保”可针对司机不安全驾驶行为进行实时预警和有效管控,成为帮助客户“科技减损”的智能风控平台,同时也有效提升了公司团车业务品质管理水平。

行业观察